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沙穗属 >

虽然在外面有不少工作

归档日期:11-23       文本归类:沙穗属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整整11场,动员几十万人的大型演唱会,基本上前后两部分的安排都是固定的,只有中间部分的unit曲每场都有不同而已,而且这些巨蛋巡回大部分都没有直播或发行dvd,能看到的基本就是现场观众而已。

  何悦跟村山是早晨在家看到的晨间剧,剧集结束放映后,她们两个出门工作,走到街上后,她们很快就感受到了前田毕业的那种气氛。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jiezhong.org(←快捷键)(快捷键→)

  说白了,给成员一个出演其她队伍公演的理由,既保证了公演的正常运营,又能让那些没有媒体工作的成员不至于太“鱼干化”。

  “在成员们来说的话,我自己能跳ak两组的公演,b组跟4组的公演也不是不会,只是风格实在不适合而已,而研究生群体里,像村山那是四组公演全都滚瓜烂熟的,别说研究生了,你现在去把t4的队长佐藤亚美菜前辈叫上来,让她跳a组或者k组的公演,看她能不能跳下来?”

  虽然五个队伍看着很多,但因为每个队伍都保持在16到20人之间,再加上现在成员比较忙碌,所以公演还是能排开的。、

  这种提问大部分都是没啥营养的,前田毕业怎么想之类的,何悦最开始还努力尝试着说两句有趣又不失礼貌的话把气氛带起来,但整整一周时间,类似的提问实在是太多了,最后问到何悦跟指原两个人都烦了,再也说不出什么有趣的话来,这个热潮才渐渐落下去。

  虽然在外面有不少工作,还有乃木坂那边的工作要做,但在akb这边,何悦跟k组同僚们的关系还是不错的,秋元才加跟大岛优子明摆着看好她关照她,团队欺凌什么的肯定是没有的,何悦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顿了下,何悦说出了一个只有成员自己能理解,而其他人不在其位,反而不太可能感同身受的想法:“我们这些akb成员,除了前三期以外,大部分都是做研究生一路跳着三个甚至四个队伍的公演升格上来的,本来我们就能胜任所有公演,现在升格了,我们就突然只能跳自己队伍的公演了?”

  而且跟之前不同的是,发表新team8的同时,何悦还跟运营提出了一个企划。

  研究生相笠萌、岩立沙穂、内山奈月、梅田绫乃、冈田彩花、冈田奈奈、北泽早纪、小嶋真子、篠崎彩奈、高岛祐利奈、西野未姬、桥本耀、前田美月、峯岸南、村山彩希、茂木忍升格,组成team8。

  企划的名字叫成员惊喜出演,很简单,五支队伍的成员不可能一直都够公演的出演规模,而要补足她们的空缺,只是研究生可能还不太够。

  前田作为akb在这几年的绝对center,一直都极受瞩目,虽然近一年来她已经很少参与团队活动了,但只要她在一天,akb的脸面就永远只会是她。

  也就只有东京电视台,才无视消息继续播放着动画面,最多就是在画面的底部给出了一条前田毕业的滚动字幕消息而已。

  毕业宣布后,整个akb迅速进入准备已久的前田毕业节奏当中,毕业日程,演唱会地点跟毕业公演日期依次公开,相应的,像何悦跟指原这样的综艺节目出演者在参加节目的时候也马上开始遇到各种相关的提问。

  现在的k组,名义上的队长是大岛优子,另外宫泽佐江也一直都在兼任,但谁都知道,秋元才加是k组永远的队长,没人会否认她的贡献跟能力,只要有她在,大家就仿佛有了主心骨。

  “那看上去的确是让我们不太忙了,但与此同时也减少了我们的工作,选拔组跟顶级成员当然不会介意什么,但很多成员是要靠着剧场公演吃饭的,对她们来说,哪怕别的队伍也好,只要能上公演就好了。”百度一下“日娱假偶像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盛大的毕业仪式中,k组的团队歌曲占了很大一部分,甚至还有不少其她队伍的队歌掺杂其中,何悦跟k组成员们也是跟着队友们共同表演了这些歌曲。

  遍布大街小巷的电视跟大屏幕上,开始紧急插播字幕或者干脆直接进新闻报道前田毕业的消息,恐怕这也是nhk希望看到的,《海女》播放于这家国家电视台,所以其它民放电视台在报道起来没有任何顾忌,一时间另外四大电视台都很快开始了行动,尤其是正在播放上午带状新闻节目的电视台,更是很快就开始了专题报道。

  这个提议也不是全无反对的声音,何悦提出建议的时候,就有人说如果这么搞的话那队伍之间的分隔就变得没有意义了之类的,对此何悦的回答更简单,队伍分隔什么的,说起来本身就没什么意义吧?

  演完北海道的札幌巨蛋,下周就是两天的大阪巨蛋,然后再过一周,是名古屋的京瓷巨蛋,大阪跟名古屋的两场巨蛋,因为有地缘团在,所以主角除了akb以外还有nmb跟ske,然后再过一周,8月22号开始,东京巨蛋开始了。

  秋元才加的毕业仪式之后,23号正常演出,到了24号,巨蛋巡回的倒数第二场,发表来了。

  这位k组的双塔之一,是仅次于大岛优子的k组灵魂之一,她的存在,一定程度上锚定了k组的整个表演风格,而她的离开,也让人担心日后的k组还会是k组吗?

本文链接:http://norroner.com/shasuishu/67/